你们希暖今天也很贫穷

The night is long but never finds the day. 今天也以赤橙的名义,彼此相爱呀@阿苍

看了今天MS之后,
总觉得看到了活在丸山隆平身上的渋谷昴()
所以,谨以此歌送给wslp以及我的本单位

我们不太说话

说起来也总是沉默

聊天界面的时间总是间隔很久

情绪却是心知肚明的

可以理所当然地逃避一切

只要还没说出口

归零。

这是,最后的情绪泛滥了。
醒过来,我就又是一个愉快的关杰尼八女孩了。

就算不会有好的事情发生,也不会变坏了,总会好起来的,一起在这个不太美好也不算太坏的世界努力活下去👌
本来是想zqsg小作文的,但是变成了纯粹的自我剖析自我发泄,打了tag也只想说,关杰尼八还是关杰尼八,cp照嗑,一切照旧。
就这样!

说起来,还是忍不住想要写一些zqsg的文字。
写给自己,然后说服自己,把自己感动。
都说真情实感的追星是会遭报应的,那这么看来,我大概是一路走来一路被报应。不说韩团,只说J家的话,从八年前的KT到16年刚回坑的smap到担v8,在庆幸自己终于担对仲良团可以养老的时候,事情就一件接一件的发生。

在F杂放出消息的时候,我虽然是坚定的不信,但是生理上的对自己不信任,还是给自己做了一夜的心里建设,然而其实这都没什么卵用,知道消息的那一刻还是血液倒流手脚冰凉,和六年前的自己没什么区别,一点儿长进都没有。
说不难过是假的,但是释然是真的。只是我需要很长的时间去习惯去适应,没有渋谷すばる的関ジヤニ∞。和相方和亲友和很多gn们聊了许多,从开始的不冷静到后来可以带着调侃的意味说起来,还是进步了很多的,对不对。然而一旦空下来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去想未来的事情。

eito始终是不一样的,在回了J家大坑之后,我首先入坑的也并不是关8,大概是历史遗留问题,我并不想触碰关杰尼八。可是他们太好了,如果说娱乐控还让我在边缘犹豫不决,那么临门一脚大概就是我人生中非常重要的朋友要去阪大做一年的交换生。
那是他们的家,也是她要独自面对独自奋斗的一年,大阪这个城市被赋予了过于特别的意义所以,我开始了义无反顾的一生eighter。

関ジヤニ∞支撑我走过非常艰难的一年,生活遇到的不顺遂,并无法因为倾诉和开解就能得到救赎的、只能靠自己消化的复杂情感,因为有了eito所以自身意外地变得积极和乐观了起来。靠着编年史和控的MC撑过来的每一个几乎崩溃的凌晨以及听着歌获得的面对新的一切的勇气,都成为了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矫情一点的话就是,他们恰好成为了我在黑暗中挣扎的时候,无意中投进来的一束光。以前对于KT和AK,大多是为了猜不透摸不着的感情而无法释怀和难过,而六年后的今天,却不仅仅是因为eito因为Subaru,还是因为自己捱过去的岁月,因为担了eito经历的事情交到的朋友受到的感动和改变的自己。因为大学毕业是我人生的节点,刚好也是你们的15祭,本来还想着和你们一起穿着浴衣看花火呢,看七个人嗨爆全场的band呢,所以,情感会来的更加直白与猛烈,仿佛人生中难以补全的缺失。

我是个硬核8er,同时我也是个红担。苍跟我说接下来你要不要再挑一个颜色来担的时候,我不知道应该要回答些什么。Subaru对于我来说始终不一样,所以在跳坑之后我红的无比坚定与正直。大概也是历史遗留问题的锅,早在我还是个刚入J家坑,小三的档没补好,直接跳到黄金一代的孩子。我对任性妄为天生反骨耀眼却又温柔的人没有任何抵抗力,加之他后来的种种经历,以及唱歌时候的歇斯底里,每一条能列举出来的设定,都十足十的戳了心。大概这就是喜欢吧,喜欢到没有原则的那种喜欢。
想着如果他能一直这样被宠着一直任性妄为一直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就好了,只要他开开心心的,什么都好的。早在没有这个消息和绿绿讨论他终于可以笑着唱小狮子的时候,我们还说他终于和世界和解了,终于可以笑着面对这个世界了;也不乏调侃,说他佛的过分了,连发型都不换。可是我也没想过,他想做的事情与享受现有的一切是冲突的,是鱼和熊掌的关系。

他选择离开,出乎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这才是他啊,他的办事风格,那个天生反骨不向世界低头的小狮子啊。可能是受专业的荼毒多了,所有事情都想拿benefit和cost做个衡量,这么想想他能通过重重叠加和消减最后得出离开这个结论,应该是benefit=cost的那个临界点了。所以他选择离开,选择追逐,选择拼着与舆论为敌被曾经爱着他的人指着鼻子骂一无所有重头再来的勇气和信念做他自己。我不是他,所以也不想试图理解他的追求和顾虑,唯一能够感同身受的大概只有,他最终公布这个选择的煎熬。

他爱関ジヤニ∞,并且是除了门把们,我们这些做饭的无法去评判的爱。他赋予了eighter的特殊含义,他是FC顺位第一的eighter,他说爱他说永远,他说关杰尼八和关杰尼八的每一个人是他放不下弥足珍贵的伙伴。当然,也是他先说的离开和再见。有一种被抛弃的感觉,是,他是辜负了饭的感情团的责任还有门把们的感情,所以我难过我伤心我看到消息就炸了直接人间不信,然后呢。然后剩下的那六个人,护短到不行,压着难过的心情还是和他站在一起说,今后也要多多关照他们和他。他们用行动告诉我,这个人还是渋谷すばる,是对于他们特殊的存在,是関ジヤニ∞的一部分,是他们最终还是选择理解和放手的朋友。易地而处,我也会这样。
这大概就是(关杰尼八哪里好?——关系好)吧。看着6个人的留言,会见时候的情真意切,我想我大概是认栽了。只好跟着变成头号情敌的Subaru,对你们一生应援。前面的路很艰难,这个主唱撂挑子走人对于接下来的关8是很大的挑战,可是eito从来都不是不能创造奇迹的团,所以我守着你们给我看新的奇迹。
所以其实我作为红担,本质还是有私心的。两年了,除了文化放送零个人活动,真真切切地告诉他他的梦想不可能在关8实现,所以他要走,我难过但是我也只能祝福他平安顺遂,得偿所愿。

其实很多事情我还是表达不好的,然而脑子里面太乱也写不出来什么感天动地的小作文来了,该说的已经说过无数遍了,也和很多人做了约定。一生应援,関ジヤニ∞&渋谷すばる。三年后,要笑着告诉回来的那个人,我现在也变得很优秀了。
那么同样的,希望我的小狮子,能够不后悔他的决定,带着理解与祝福,埋怨与指责,毫不犹豫地去追求他的梦想,不顾一切地去闯,声嘶力竭地去唱,终会灿若星辰,与他的名字别无二致。
那么也是同样的,希望我的関ジヤニ∞,扛起压力,带着一如既往的温柔,创造着新的奇迹,作为8er,也会一如既往地努力和应援了。

生活还在继续,醒过来,就是新的一天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为了成为更好的自己,完成一些听上去还是挺幼稚的约定,所以情绪泛滥也要变成期间限定呢。固然会有很多的不顺遂,我也会用你们或有心或无意教给我的一切去面对的。追星的意义么,也没什么意义,但是这种时候有力量不也是挺好的么。

最后,
还是那一句,
俺たちが最高で最強の関ジヤニ∞!

                                                                     希暖
                                                                  2018.04.16

生活依旧会继续的。
我爱的你,和你们
会依旧爱下去的。

那么,未来,也要在不同的地方发光发热哦。

还是难过的
不相信自己是对的
多年以前的事情重头再来一遍。

那也没关系。
这一次,去追吧,去闯吧。
嗯。

渋谷先生笑着唱歌小狮子的样子
真好看。

真好啊,也终于和这个世界和解了
终于不再躲在受伤的壳里声嘶力竭了

他环游世界回来了
是从前那个
相信世界的他了

@Airplaizzy绿
和我们绿绿zqsg的心路历程和相拥而泣了。

平淡的记事(仓安)

写在前面:是之前的点文(是的我还记得) @暗戳戳的小号 
出场cp:丸昴横雏,真的是微微微量

————————————————

“那是一种怎么样的喜欢呢…”

“大概就是很喜欢的那种喜欢吧。”

 

大仓忠义这个时候,是带着惯有的笑容,低下头小声嘟囔出来的回答,阳光逃过玻璃的反射,钻进了室内,停留在大仓不仔细看几乎难以发觉的银色耳钉上,折射出好看的光。

 

“如果硬要说特别的话,也只是性别相同的爱情故事而已,说到底其实也就是平凡的故事。”大仓抬头看了看面前这个卷毛男子,衣服是一年四季都不算突兀的浅褐色,戴着金属质地的圆框眼镜,脸上是一片柔和。

“丸山先生,您确定要听我们的故事么?总觉得他过于平淡无奇了,并不是您的风格。”

名为丸山的男人像是被突如其来的点名吓了一跳,一瞬间仿佛像是兽化成了狸猫,至少大仓是这么认为的,但是开口却是轻声软语,还夹杂着一种来自京都特有的柔和:“姑且讲讲看。”

 

“我和他的故事开始,大概就是那种烂俗的相遇情节了。”

大仓和安田是大学同学,同时也是舍友。两个人一起在外面租了房子,分到了一个一个人有点儿大两个人又显得挤的房间,安田拍了拍一脸绝望的倒在自己行李上的大仓,说,人生嘛,谁还不经历点磨难。

然而大仓可是正经八百有钱人家的小少爷,和家人闹了别扭,才只身一人跑到东京读的大学,生活费用的还是之前无心攒下来的私房钱,用那时大仓的话来讲,感觉每天都在透支自己的棺材本儿。

得益于安田与生俱来的天使气场,怪脾气的房东在安田面前仿佛一只喜欢闹别扭的猫咪。

 

“如果不是房东,现在我也不会坐在这里讲故事了。”大仓端起了咖啡,轻轻抿了一口,像是嫌弃过于苦涩的味道,皱了皱眉。

房东渋谷是一个有一点奇怪但是可爱大过奇怪的人,这不是大仓对于渋谷的评价,而是安田对渋谷的评价。渋谷是大他们三届的学长,学的视觉设计,被所谓知情人士称为专业课都靠师生情的骨灰级学渣。后来三人熟悉起来,渋谷有一天神情严肃地把他们叫到客厅,并声称要坦白一些事情。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无非是渋谷说他有过一个前男友,那间屋子之前住的是和他合租的发小,发小两个现在都是立派的社会人,挣得钱足够买下另外一套房子搬出去住。大仓当时听得一愣一愣的倒是没想些有的没的,但是安田是个积极的,跑上去搂住渋谷的肩膀就笑,小渋我可以做你新的男朋友的!大仓心里咯噔一下,还没得及反应其他的,就听渋谷捏着他那把好嗓子在那儿阴阳怪气儿,安田同学您可闭嘴吧,你要是当我男朋友,我怕咱俩以后喝西北风去,没准你们大仓忠义还要找我拼命。

“噗……”

丸山正喝着咖啡,被眼前人带着点儿艺术加工的描述口吻,逗的差点儿喷了出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该庆幸自己还有着【掌勺的】这一身份,总之房东的这句话倒像是给我提了个醒,让我意识到我可能还真是朝夕相处的喜欢上了我那个整天乱乱糟糟一点儿都不处女座的舍友。”

那天晚上大仓躺在被窝里想了一晚上自己之前的反常心态,好像从自己认识安田那天起,生活就好像已经脱出了自己的掌控范围。

大仓自己是一个完全的室内派,和渋谷的友谊还是靠着一局局的游戏厮杀建立起来的。是一个休息日的时候能不出门就不出门,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主。安田则是一个完全相反的类型,认识安田之后的大仓,只要一有空闲时间,绝对会被安田拉着往外跑,不是去登山就是跑海边,实在不得空也要逛逛商圈压压马路。托安田的福,大仓倒是打卡了很多想吃的店。很多个平淡无奇的日子叠加起来,听起来,就是这样的。

其实大仓本来应该是没有那么多时间和安田闲逛的,说起来,大仓虽不滥情,但是提起前任还是有一箩筐的故事可以说,身侧的空白期很短,大仓本意到了大学怎么着也要延续自己的一贯传统。大学里喜欢大仓的女孩不在少数,女神级别的不能说多但好歹也是上了十位数,硬要说的话,大仓还是曾经有过那么一次脱单的机会的。

是刚开学的一个多月,11月的多变天气,夹杂着深秋的冷意,大仓就是在这个时间迎来了第一次的group work。同组的一个女生是校园公认的新生女神之一,是大仓的type无疑了,两人也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有过或多或少的交流,双方都对彼此有那么一点儿意思。那天同组的成员按照之前商量好的那样留下来讨论,还没来得及开个头,天气就突然变了脸。那一刹那的暴雨倾盆,仿佛是来自夏日遥远记忆的闷热与悸动,起初大家也都并没有当一回事,这么大的雨,以为只是上天的心血来潮而已,所有人都继续着之前的话题,热烈讨论亦或是小声交流。大仓就是这个时候看见安田的,尽管撑了伞,然而人还是湿漉漉的,带着一身寒冷的气味,指了指被放在门口的湿漉漉的伞,好像还说了一句什么。

大仓没注意听,注意力全放在了手机屏幕上,line的界面上显示着好友添加成功,刚刚和女生交换了line,大仓的心情和外面凄风冷雨的世界,成为了恰好的反义词。

雨没有停下来的迹象,反而是愈发地变本加厉,同组的同学都被各自来捞人的朋友接走,大仓拿着被放在教室门口的伞,把女生送到了教学楼门口,目送着女生钻进朋友的伞下,然后撑起那把湿漉漉的伞,朝着自己的方向走去。

 

来开门的是渋谷,大仓嘟嘟囔囔地合着伞,嘴里满是对寒冷和暴雨的抱怨,渋谷朝大仓的身后张望了两三下,开了口,语气里夹杂着一点儿火气,yasu呢?

大仓一愣,手里的动作慢了下来。

我们家里就只有一把伞,yasu说你肯定不会自己带伞就拿着伞去接你,所以你回来了yasu人呢。

大概是因为雨天自带的负面情绪,大仓觉得自己很暴躁,说出来的话是自己都想不到的冲,他冲着渋谷喊,我让他来接我了么,他自己一个人先走掉了就活该怪我么?

渋谷有些发愣,然而留给他的只有被大仓甩下来,扔进屋里的湿漉漉的书包,大仓又撑开那把湿漉漉的伞冲进了雨幕。

“我是在离家里大概500m的样子,一处堪堪能躲雨的狭窄屋檐下捡到他的,还有一只和他一样瑟瑟发抖的猫。那么冷的天气,那个人啊,他就穿了一件单薄的外衣,湿透了贴在他的皮肤上,全身上下都在滴水,可以御寒的外套却贡献给了一只猫。”丸山看着仿佛陷入了某种美好回忆因而一脸柔和的大仓有些出神,“我以为他会怪我一个人先走的,然而,他只是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跟我解释。他说,喵酱小小一只缩在墙角冻得直发抖,抱回来跑到半路才想起来小渋其实是猫毛过敏。真是蠢哭了吧他,可是,那个笑容大概是另一种意义上的喜欢的开始吧。”

大仓是后来才知道,安田当时和他说的那句话是,先去看猫等下一起走。那天渋谷还没来得及炸毛,捡回来的猫就被来给发小送东西的村上和横山二人直接截下,带回了他们自己的家。安田当天夜里就发起了高烧,连着一个多礼拜反反复复才见好。这期间,大仓除了每天check一下小组进程,首要任务就是回家照顾病号,不要说女朋友了,就连撩妹这个念头都被扼杀在了每天的奔波中,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从那天起,安田几乎占据了大仓大部分的时间表,顺带还要捎上一个渋谷。

“看来大仓先生也很喜欢你的房东先生了?”

“比起喜欢,硬要说的话,是担心与宠……宠溺的心情更多吧,他就像只磨人的猫。我不知道这样的表达恰当不恰当,比起朋友间的喜欢,总是会想为他操心。如果说喜欢的话,yasu对他要更多一点,如果不是我意识到了自己的心情,或者房东先生没有从一开始就明确的表示拒绝,我猜yasu真的就要去养猫了,也就没有后来的我和他了。那种来自灵魂上相互吸引的喜欢,说来也是挺难受的,我却偏偏嫉妒不起来。”大仓压了一口刚刚添满的柠檬水,接着说,“没有想到,原本以为平淡无奇的故事,通过语言的加工,意外的还挺文艺的。”

丸山抬起头,笑了笑,说:“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这个世界发生的相遇与相遇本来就是普通人的大概率事件,大家虽然过着各不相同的日子,然而遇到了,一起经历一些事情,即使平淡,也是美好而又珍贵的。不好意思扯远了,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关于告白或者谁先说的喜欢?”

“是这样。”

 

不知道算不算是很正式的告白,又或是气氛使然而让人鼓起勇气说出来的,提出在一起,是大仓先开的口。安田爱好众多,对音乐说不上狂热但也担的起热爱两字,所以作为一个音乐boy,安田有很多耳机,以备不时之需。不知道各位看官相不相信巧合或是水逆,总而言之,安田在小概率的事件中,坏了两副耳机,丢了一副,一副借给了同社团一个黑皮,没有耳机用了。那晚,好巧不巧,喜欢的歌手有音番,在大仓还没有关灯睡觉的时候,安田是开着公放的。虽然猫咪房东是个骨灰级的音乐发烧友,找他借耳机也未尝不可,但是欧桑在没有打游戏的日子里一向早眠,两个小的喜欢折腾到太阳过来替班儿,自然不便去敲门。

大仓关灯上床的时候,安田准备将直播关掉。

大仓说,yasu你继续看吧,我还不睡呢。

安田顿了顿,还是将音量调到了尽可能低的样子。大仓无意义地划着手机上的2048,心中是说不出的感情,于是又开口,yasusu~我也在听诶,快点大点声,我听不见啦!

安田没好气地回头,冲着床上那一坨抗议,我说过了不要叫我yasusu!嘴上说着,但还是调大了音量,掌声过后,传出来的是轻轻吟唱地《I don't want to say goodbye》

我们在一起吧,yasu。透过窗户洒进来的点点灯光,合着屏幕的光影变化,是温柔歌声的调和剂,大仓觉得一切都是气氛使然吧,所以他才勇敢的说了出来。

不大的屋子里,空气仿佛凝固了,只有音乐的静默扼住了大仓的喉咙,他觉得自己呼吸困难,像是下一秒就要死去。

好的哦,如果是okura的话,喜欢呢。

得救了,大仓心想。

 

“还没有结束么?”熟悉的声音打破了大仓的回忆,大仓回过头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小个子,正朝着他和丸山走过来。

“诶?Yasu怎么和Subaru kun在一起。他不是最近忙着谈恋爱没时间嘛?”大仓一瞬间有些懵,站起身来,“啊,彼此介绍……”

安田卡在喉咙里的不用介绍了还没说出来,温文尔雅的丸山先生,早就拉过了房东先生一个劲儿地献殷情:“小渋今天这么早结束了么?累不累呀,有没有吃东西,想喝什么么?”

大仓忠义先生凌乱在风中,这个丸山先生,又被狸猫附体了?

“这是他前男友?”

“是现男友,一辈子的男朋友!”那边的丸山倒是耳尖,抢着回答了这一句。

大仓忠义先生又一次凌乱在风中。

“maru是我发小,是小渋的男朋友,是一个比较有前景的青年作家,听到我提到过两句我们的故事非要嚷嚷着过来采访你,寻找素材。”

大概是因为我日语好吧,大仓忠义心说。

 

所以你看,无论是谁与谁的相遇,无论是命中注定亦或是碰巧相遇,在遇见的那一刻都被贴上了情感的标签,在时间洪流中流浪,途中,添上了属于彼此的情绪和记忆。那么,今天也谢谢你出现在我生命里了。

 

FIN.

写在后面:

私设如山,伴随着ooc

其实最开始是凌晨用手机缩在被窝里打的,0.30-2.30两个小时的zqsg都被备忘录一个bug给吞了。微博都在刷横雏的糖,然而并不能拯救我,反倒是看到感慨reco的内容,我更想爆哭了。

这个时候拯救我的是苍,被她一句话逗笑,虽然还是难过的,但是心情没那么差了。

如果说第一版是文力为零的话,这一版用电脑憋了很久的文力就是负了,故事是一样的故事只是描述方法略有不同,总之就是很平淡。

也谢谢出现在我生命里的每一个人了。

 

 

我手机敲了两个小时的仓安
一下子没了
我的心情是
崩溃的
就一整篇的真情实感
全,没了👋

横雏发糖也无法拯救我了。

所以其实我就是那种,
因为是朋友是喜欢是自家的小姐姐们,
所以会对于他们秀恩爱po日常这类的事感觉到非常开心的人了。
大概是因为通过这样的方式,能够感受到他们处于幸福并且开心,所以连自己都会变得超开心der…
所以每次看到票圈空间的秀恩爱,我都会变得超开心,心情即使不好看到这些也会觉得突然充满力量👌
不打扰,偶尔皮个两句,每一次都暗搓搓地从中汲取积极向上变得开心的力量(笑)是不是很奇怪啦(๑• . •๑)
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了Ծ‸Ծ

所以其实,
停滞不前和患得患失的到最后还是只有我一个人
不论从前还是现在
一直都是。

不过,过去了就会好的。
嗯。

远房邻居

远房邻居

写在前面:写着写着,我才发现我写的根本不像BJ更不像亮横我的天呐;OOC到天际QAQ

          是给我家方方 @陨石坑 的点文,也是100days的礼物嘻嘻嘻。只能凑合着看了,希望各位看官手下留情,尽量不打死我QAQ

横山是在高二结束的暑假,第一次见到锦户亮的。

大概是处于迷茫期,是选择升学还是不再学习,随意地找一份工作,过着说不上浑浑噩噩但却凑凑活活的生活。横山的母亲大人大手一挥,说,你去冲绳的我一个远房表哥家帮帮忙吧,暑期,总是有许多人来冲绳的。

于是横山抱着他的双肩背站在一家离着海边不远的杂货店的门前的时候,心里更是迷茫了。

“你傻站在那儿干什么啊?”

“哈?”

湿热的空气带着令人烦闷的低气压宣告了一个夏天的开始,17岁的横山第一次遇到14岁的锦户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我说你”彼时的锦户擦了擦不知是汗水还是海水打湿的额头,“干嘛抱着书包傻站在那里啊。”

“小弟弟你的家长呢?”横山眯着眼睛,迎着阳光看清了发出声音的小不点,然后走过去,蹲下身,盯着那一双盛满了大概是可爱的双眼,轻声问。

“哈?小弟弟?老子14岁了,国中毕业了好不好嘞您。”

在后来的交往中,倒是彼此通了信息,都是来自大阪的男孩,趁着假期被流放到冲绳的亲戚家度过一整个无所事事的暑假,两个人在冲绳成了彼此的邻居,两个人差了三岁,一个喜欢拥抱太阳沉迷海洋几天下来就黑成一块儿移动黑炭,另一个喜欢宅在家里视游戏为生命唇红齿白还学着电视里的谁谁谁染了一头金发活脱脱的一个俄罗斯人。照理说,熟悉起来和彼此陌生的概率是百分之五十对百分之五十,不过大概是因为夏天是一个适合发生故事的季节,所以冲绳的那一片海还是留下了两个少年追逐的身影。

后来听两个人的朋友说起这段事情,倒是一致吐槽,叫横山的那位兄台,一定是弟控属性作祟所以才对着那个一脸委屈小型犬的豆丁亮一丁点儿辙都没有。

 

熟悉起来之后,锦户就习惯了每天早晨一大早跑到隔壁家喊横山去海边看日出。横山家的大人倒是分外的喜欢邻居家这个小豆丁,塞一个豆包就笑呵呵地忙着去出摊,也乐得这个小鬼去吵自家那个不太习惯早起的外甥。锦户大体上是一个非常注重礼节的小孩子,一开始叫横山起床是恭恭敬敬的【yokoyama桑】然而睡着的人并不理会这种程度的叫早服务,所以锦户就开始撒娇式的叫着“尼桑,尼酱起床啦”,如果这个时候横山能够从周公那里抽身而出,就不会有那一嗓子把乌鸦都喊地飞起来的“yokoyama!!!”了。

日出再好看也禁不住天天牺牲睡眠跑到海边吹着不符合夏天的冷飕飕的海风等着看那一瞬间的太阳,至少横山是那么想的。

“尼酱你为什么会来冲绳呢?”锦户拿着脚有一搭没一搭地踢着沙子,介于凌晨和清晨之间的海边除了海浪的声音,安静地让人下一秒就想睡去,“明明你一点都不喜欢大海。”

“户君是因为喜欢大海才来的冲绳么?”

“当然了。”

“真好啊。”

锦户有点不明所以地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被硬拉起来的睡眼朦胧的少年,眼里满满的疑惑。
“户君最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啊?”

“当然是夏威夷啊,我可是以每年都能去夏威夷度假为目标在努力呢好吧,跟你说了你也不懂。”锦户有些莫名的生气,至于为什么生气他自己也不知道。

“嘛,那我现在就以每年都能带户君去夏威夷度假为目标而努力好了。”

这是横山在被迫叫起来看日出的第一个半月时候,许下的诺言。

 

其实锦户不得不承认,横山对他真的是溺爱了。

玩疯了的小孩子经常是一天不着家,本来就是偏食家的锦户小朋友更是对饥饿这件事情没有什么概念,认识一个礼拜之后,横山似乎已经成为两家大人派给锦户的专职保姆了。今天是给锦户君送去便当,明天是把亮酱抓回来吃饭;闯祸了的小孩儿一个人在海边发呆,也是横山连哄带劝地把人带回来,顺便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一揽,倒是替锦户背了不少黑锅。后来游客越来越多,海边显得拥挤,锦户也在大海和阳光的肆无忌惮的宠爱下,晒伤了。横山去店里帮忙,就捎上这个小孩子,往往一本书就能让他打发一天的时光。锦户爱疯爱玩但是同样也是个爱学习的孩子,横山说锦户,我觉得户君你啊就是个认死理的死小孩,做什么都要做到极致才罢休,这样不好知道吗,以后可是会吊死在一棵树的。锦户嗤之以鼻,横山桑不要以一副经验丰富的表情来教导我了,你这种看看我都要先做心里建设的人怕是看到女孩子早就害羞到跑掉了吧。横山抬手就是一个爆栗,小屁孩给你点阳光就灿烂了是吧。锦户立刻瘪了嘴,眼里布满了水光,委屈巴巴地小声讲,尼酱你别生气。这一下横山就软了心,忙给小孩儿顺毛,哪知道下一秒被顺毛的对象就变了脸,说横山君就是个笨蛋,乐呵呵地跳起来就跑,横山倒是气乐了,也跟着在后面追,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少年的玩闹声。

附近的人倒也是见怪不怪,少年么,总是在这个年纪活泼好动,这你追我赶的戏码不论主角换了谁,都是熟悉的,有好事的大叔或者是醉酒的大叔还会嚷嚷着两句加油。这是1998年的夏天,是初遇的夏天,是将一切抛到脑后,只伴着大海和阳光还有笑声的夏天。日子就是这样大同小异地过着,流行的歌曲又换了一波,电视里的少年挥洒着青春和汗水,电视外的少年端着刚切好的西瓜上了屋顶,仰头就是一片繁星。

“尼酱,我昨天梦见我和你在夏威夷吃西瓜啦。最奢侈的那种吃法,西瓜切了一半用勺子挖着吃的那个吃法。不过我是大西瓜大勺子你是小西瓜小勺子,居然还有人给我们拍照呢。”

“我说你个小孩儿,在梦里都要占我便宜啊?”

“嘛嘛嘛,现实没占不就行了,一个西瓜平均分的。”锦户端了端放在旁边盛着西瓜的盘子。

“明天我就要回大阪了,你还要几天再回去吧。回去可能不一定会见面,我打算,考大学了,大概会变得很忙,有时间可以写信,地址之前留给你了。”横山拿起一片西瓜,装着不经意的样子,将分别的消息一一告知。

回应他的是一片沉默,小孩子没说话,也拿起一片西瓜,站了起来,发狠似的咬了一大口西瓜,对着远处就把西瓜子喷了出去。

“亮酱……”

“尼桑都没和我玩过这种夏日必备游戏吧”锦户回过头笑着说,“那今天就玩吧。”

横山倒也起了玩心,走到少年的身边,两个人比着谁比谁喷的更远一点,笑的很大声,仿佛这样就能冲淡离别的伤感了,说出来,也像模像样的,怪矫情的。

锦户心想,梦里的他和横山,大概也会是玩着这样无聊的游戏,结束掉整个夏天的吧。

 

横山回到家里,迎接他的是,家人工作调动而换掉居住地方的搬家车,还来不及放下带回来的礼物和行李,就急急忙忙地收拾起了自己的房间。告诉了家人自己决心考大学的目标,横山的妈妈倒很是欣慰,说,这一趟冲绳没有白跑。横山笑了笑,倒是对自己换了地址却无法告知户君这一件事充满了不安感,不过又想了想,小孩儿心性,又怎么想的起来联系这件事情。不知道是谁忘记了谁对锦户的评价,偏执到死的小孩,壁垒分明,讨厌的就是讨厌,怎样都讨厌,喜欢的就是喜欢,没有原则的喜欢。

 

之前因为迷茫而落下太多课程的横山,第一次的入学考试并没有通过,所以,在二十世纪末,他是和书本度过了一整年。新的世纪,理所当然的,没有毁天灭地的洪水,没有从电视和电脑里蹦出来的外星生物,没有一沾就死的病毒僵尸,但是,横山迎来了大学录取通知书。2000年,在各种声音的议论中,终于还是平平稳稳地来了。

锦户当然也给横山写过信,只是现在的住家,虽然每每收到信都觉得奇怪,但还是送回到邮局,原封退回。

 

“总监,今天说是会有新的部门经理回来上任。”

“我知道了。”

此时的横山已经是一家跨国企业的总监了,拿着可以每年去夏威夷度假一个暑期的薪水,倒是他自己从来没有去过。

“大家早上好,我是锦户……”横山是看到了那双盛满了水光的下垂眼,而锦户则是看到了几乎没怎么变化的白皮横山。

“我是锦户亮,初次见面,请大家多多关照。”锦户顿了一秒,又接着展开了笑容,向着大家打招呼。

横山倒是仔细看了看多年不见的小孩,长高了,那张脸少了可爱但却是满满的性感,依旧是那么瘦,是个招惹桃花一把好手的帅小伙了。

今天横山的工作效率不高,满脑子都是想着那个夏天的事情,本来以为模糊不清的记忆,倒是被越擦越亮堂,满脑子都是与那孩子的点点滴滴。

“横山桑当时跑的可是干干净净啊,说好了要互相寄信后来也没有再联络。每次都要我好好吃饭不要挑食不能假装吃了而骗人的横山君其实自己才是骗子是不是。”横山是背对着锦户听他一字一字的控诉的,后来小孩子还是忍不住带上了哭腔,声音渐渐沙哑了起来。

横山想,也许他的户君再也不是那个笑的不行就在他怀里滚来滚去的小孩子了,现在也是个立派的大人了。

可还没想够,唇上就封了一片温热,对上的是与数年前一般无二的明亮双眼,他听锦户一字一句地说:
“我大概从很久之前就吊死在横山桑的这棵大树上了。”

 

后记

横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年长了三岁的立派社会人,竟然是被年下恋人压得死死的那个。

又是一个腰酸背痛的清晨,自己家的恋人抱着自己的胳膊,盯着他出神,孩子说,我又梦见我和横山君了,我们一起穿着浴衣在一片很大的舞台上唱歌,唱着唱着还放起了花火。

呐。今年不想去夏威夷了,我们回大阪去参加夏日祭吧,穿浴衣看花火呗。

横山基本没听见他在喋喋不休个什么,满嘴答应了。

那是,2014年的夏天。